首 页  关于我们  行业新闻 政策法规  杜仲种植  杜仲橡胶  杜仲医药  杜仲保健  杜仲养殖  杜仲原料  供求信息  咨询服务  联系我们
杜仲橡胶
杜仲胶改性高聚物的研究进展
作者: 方庆红 张蕊 张洵箐时间: 2016/12/24 17:17:15
(沈阳化工大学 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辽宁 沈阳)

摘要:本文介绍了杜仲胶发展简史和开发应用前景,综述了杜仲胶改性塑料及杜仲胶改性沥青、极性非极性橡胶的性能研究及研究进展,重点阐述了杜仲胶改性聚乙烯、聚丙烯、聚氯乙烯的性能研究及应用发展。

关键词:杜仲胶;改性;塑料;橡胶;沥青

前言


杜仲是我国特有的森林资源,并且是名贵的经济树种,属杜仲科落叶乔木,树皮入药,叶子可制保健茶。杜仲的叶、皮和种子中富含白色丝状杜仲胶。杜仲的叶片含胶量为1%~2%、皮中含5%~8%、种子含12%~17%,但皮和种子产量有限,叶子含胶量太低,因此对其进行工业开发成本较高。杜仲胶同时也是一种天然高分子材料,其化学组成与天然橡胶完全相同,但两者互为同分异构体,其主要成分为反式-聚异戊二烯。分子结构微观有序,以折叠链的形式出现,易于堆集而结晶,常温为一种结晶性硬质塑料。这种结构上的差异导致二者性能绝然不同[1]。中国科学院化学所开展了对杜仲胶的系统研究。随着杜仲胶硫化过程规律性认识的深人,发现了杜仲胶这一天然高分子材料具有硫化过程临界转变规律和受交联度控制的三阶段材料特性,从而开发出三大类不同用途的材料:热塑性材料、热弹性材料和橡胶型材料。还发现了杜仲胶与其它橡、塑材料优良的共混加工性,这些规律说明杜仲具有橡胶和塑料的双重特性[2]

杜仲胶是提取的天然高分子物质,与合成材料不同的是不含催化剂等杂质,因此其电绝缘性能优异,在合成聚乙烯等绝缘材料问世之前,杜仲胶一直作为海底电缆用绝缘材料。杜仲胶是典型柔性链高分子,熔点低,具有优良的加工性及共混(并用)性,塑料加工中所有方法都适用于杜仲胶。杜仲胶与天然橡胶相比,虽无弹性,但却具有优良的热塑加工性;与塑料相比结晶能力低,熔点低,而表现出更为方便的加工性能。这就使得杜仲胶在共混加工时有着明显的优势。杜仲胶还含有双键,共混时,可以方便地加以利用硫化或者不硫化。这样,杜仲胶通过和不同的材料,以不同方式共混,可以得到性能更为优异而富于变化的新型材料。

直到1984年,中国科学院化学所首创了“反式—聚异戊二烯硫化橡胶制法”,并取得了国际专利。这一突破改变了杜仲胶不能制成弹性体的历史,标志着杜仲胶的研究与开发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但是目前我国在开发杜仲胶替代天然橡胶的课题上仍然面临着产胶量低、胶料成本高、相关技术及人才缺乏等问题。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已经发展得十分壮大的橡胶行业也面临挑战,作为发展中的杜仲胶业能否快速成长,开发它的企业应该对其有充分的认识。相比杜仲胶在橡胶业发展格局的困难,其作为功能材料的开发研究却是具有很大潜力并具有相当的拓展空间的 [3]

1.杜仲胶增韧塑料


杜仲胶含有双键,共混时可以控制地加以利用,硫化或者不硫化。杜仲胶通过和不同的材料以不同方式共混,可以得到性能更为优异而富于变化的新型材料[4]。杜仲胶及环氧杜仲胶在改性塑料上都展现了卓越的性能,在形状记忆材料、塑料合金、改性工程材料强度等方面都取得了相关成果,其在医疗、汽车和航天领域均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1.1杜仲胶增韧聚乙烯(TPI / PE)

TPI与天然杜仲胶组成和结构相同,室温下易结晶,熔点65℃。已经发现,不同硫化程度的杜仲胶,分别表现出热塑性塑料、热致弹性体和弹性体性能,可用作医学矫形材料、形状记忆材料和橡胶材料。经硫磺或过氧化物交联得到的具有化学交联结构的TPI表现出明显的形状记忆效应[5]。作为记忆材料,其记忆回复能力与硫含量,即交联密度有关[6],其中低度交联TPI作为一种表状记忆材料,具有形变大,形变速度快,以及形变回复精度高等优点,但存在热刺激温度( 30~50℃)偏低,应用成本偏高等缺点;而交联聚乙烯作为形状记忆材料存在热刺激温度偏高( >110℃),形变量小,成型工艺及设备复杂等缺点。因此,TPI与PE共混,采用合适的工艺及配方,可获得热刺激温度合适,成本较低的形状记忆材料。

在杜仲胶增韧聚乙烯的研究上,早期宋景社等[7]采用动态全硫化反式-1,4- 聚异戊二烯(TPI)和高密度聚乙烯(HDPE)共混体系作了初步研究,制备了热刺激温度50~110℃的热塑性形状记忆材料,提高了TPI作为形状记忆材料的使用温度,且采用静态硫化法,可制得热刺激温度50~60℃,力学性能优良的形状记忆材料。姜敏等[8]采用硅烷交联HDPE与TPI共混进行形状记忆材料研究,研究选用HDPE为主体材料,采用杜仲胶(TPI)与之共混并通过硅烷交联的手段制备了形状记忆性能优异的形状记忆材料。研究了TPI含量、交联剂、引发剂和工艺条件等因对材料形状记忆性能的影响;还通过凝胶率测试、扫描电子显微镜(SEM)、偏光显微镜(PLM)等分析手段探讨了结构与性能的关系;同时考察了共混材料力学性能及其影响因素,确定了硅烷交联HDPE/TPI共混体系主要因素的配方。该研究得出在合适的成型工艺下,将HDPE与TPI共混,TPI含量控制15%左右,用硅烷交联体系可以制备出综合性能优异的形状记忆材料;交联体系中硅烷用量不要超过210份,否则材料凝胶率过高,也会导致制品性能下降;交联体系中引发剂DCP的用量在保证凝胶率的前提下尽量减少,以免影响材料加工性能。

杜仲胶高弹性体具有十分特殊的橡(胶)塑(料)两重性,可作为热塑性材料、热弹性材料和橡胶弹性材料使用。数年来,经过许多研究者的不断努力,杜仲胶已被广泛用于医用功能胶板[9]、骨伤病的固定和支撑、运动员的腰腿护具以及残疾人的假肢套等,其主要优点是软化温度低、形状可塑性好、使用舒适、可透过X光及可重复使用等;同时许多研究者也开发了杜仲胶形状记忆接管[10]。杜仲胶形状记忆接管带有扩张接口,经60℃左右加热后扩张口收缩,室温数分钟后接管变硬,从而达到紧密牢固接合的目的。杜仲胶形状记忆接管可用于各类管道、 各类介质导管以及真空系统的连接,尤其适用于异型管道的连接(如目前涉及千家万户的煤气管道与灶具的连接、全自动洗衣机水管与水源的连接等连接方法有很多不便,而使用杜仲胶形状记忆接管却能够克服这类缺点,并具有安全简便的使用效果);另外,杜仲胶形状记忆接管也可用于各类真空设备、化工及医疗仪器设备等管道的连接。

杜仲胶作为形状记忆材料,其用途非常广泛,但早期对其的研究还存在着许多不足之处(如机械强度不高、热刺激温度偏低等)。林春玲等[11]采用天然橡胶(NR)、低密度聚乙烯(LDPE)对杜仲胶进行共混改性,并以力学性能和形状记忆性能为衡量指标对配方进行筛选。研究表明:(1)采用NR、LDPE对杜仲胶料进行改性后,其力学性能(如拉伸强度、100%定伸应力、300%定伸应力和邵氏A硬度等)明显提高。(2)采用NR、LDPE对杜仲胶料进行改性后,胶料的形状记忆性能明显改善,其热刺激温度适中、回复残余率较低且热变形率较大。(3)采用NR、LDPE对杜仲胶料进行共混改性,并以力学性能和形状记忆性能为衡量指标,当硫化胶料的最佳配比为 m(杜仲胶)∶m(NR)∶m(LDPE)=20∶60∶20时,其综合性能最好。(4)当w(杜仲胶)= 20 份时,硫化胶料的动态力学性能较好。并且针对杜仲胶、天然胶、低密度聚乙烯之间的共混相容性,张慧军等[12,13]展开了相关研究。为预测杜仲胶/天然胶/低密度聚乙烯共混的相容性及玻璃化转变温度(Tg),采用分子动力学(MD)模拟方法在COMPASS力场下,对杜仲胶/天然胶/低密度聚乙烯共混物的溶度参数和不同温度时的比体积等进行模拟计算。通过比较溶度参数差值(Δδ)的大小及分子间径向分布函数,可以预测杜仲胶/天然胶/低密度聚乙烯共混物属于相容体系,与TEM实验结果一致。径向分布函数分析同时揭示了杜仲胶/天然胶/低密度聚乙烯共混物组分之间的相互作用本质。比体积与温度的关系曲线斜率在Tg处会发生转折;模拟计算得到的Tg为384.09K,采用差示扫描量热(DSC)法实测得到的Tg为380.33K,两种结果在误差允许范围内基本一致,此模拟方法可以作为预测杜仲胶/天然胶/低密度聚乙烯共混物相容性和Tg的有利工具。

1.2杜仲胶增韧聚丙烯(TPI / PP)


高分子合金是一代新型高分子复合材料,是两种或两种以上高分子本体作为基质与其它助剂通过机械共混技术,制备具有某种性能的高分子复合体。它的制备特点在于用反应釜的合成路线难以实现的。另外,由于共混工程技术路线中使用双螺杆挤出机,可以在短周期内制备多种品种的高分子合金。

聚丙烯(PP)是一种常见的塑料,它主要应用于汽车工业(主要使用含金属添加剂的PP:挡泥板、通风管、风扇等),器械(洗碗机门衬垫、干燥机通风管、洗衣机框架及机盖、冰箱门衬垫等),日用消费品(草坪和园艺设备如剪草机和喷水器等)。PP制品对缺口非常敏感,缺口冲击强度较低,近年来PP工程化应用引起人们的重视,寻找PP的增韧新途径也引起人们广泛的兴趣。我国率先发现TPI硫化为弹性体的硫化交联体系,发现某些力学性能优于天然橡胶。我们认为未交联硬质TPI能方便地利用常用塑料机械破碎、挤出、造粒进行加工,而与PP共混动态硫化后,满足橡胶增韧塑料的条件,实现TPI在PP中以塑料态加工,以橡胶态分散,能够有效地解决工业化生产中普通橡胶与塑料共混难以加工的实际问题,作为塑料的增韧改性剂具有良好的前景。

针对这一课题宋景社等[14]进行了初步探究,采用动态硫化法对反式-1, 4- 聚异戊二烯(TPI)和聚丙烯(PP)共混体系作了一系列研究,确定了适宜的加工工艺及配方。对材料的力学性能测试结果表明: (1) 以少量TPI与PP共混,采用动态全硫化法,可以在较少降低PP硬度、拉伸强度的情况下,明显改善其抗冲强度、抗撕裂性能等力学性能,获得优良的PP增韧材料;(2)TPI增韧PP合适的制备工艺为:TPI先与S、ZnO、SA、RD等在低温下(≤90℃)制成母炼胶,然后在170℃下与PP共混,混匀后加促进剂CZ,动态硫化5分钟,再在180℃成型;(3)选择TPI/PP=20/80,采用DCP/S并用体系,可以获得流动性和力学性能俱佳的共混材料。而后彭少贤等[15]进行了TPI改性聚丙烯的研究,研究了反式TPI的力学性能与交联的关系及不同交联度的TPI对PP的增韧效果。发现TPI能显著提高一种韧性PP(PP/EPDM)的冲击强度,使球晶细化、均一,讨论了其增韧机理。结果表明:(1) TPI硫化体系中,随交联剂用量上升,交联度也上升,加入3份硫磺硫化的TPI,实现从塑料向橡胶态的转变。(2)中等硫化度的TPI在PP中起到橡胶粒子增韧的作用,4.5份硫磺硫化的TPI加入PP约15 %时,冲击强度提高2倍。(3)加入6%的TPI到一种改性PP(PP/EPDM)中,还能将冲击强度提高30 %(44.3 kJ/m2),而拉伸强度下降较小。(4) TPI加入起到对PP诱导成核,并对球晶插入、分割和破坏,使PP结晶更趋于细化、均匀;共混物具有与纯PP相似的加工性能。

TPI作橡胶相组分可与塑料共混也可制得热塑性弹性体。Sun等人[16]采用挤出方法研究了TPI与聚丙烯(PP)的共混。研究发现,TPI与PP共混挤出时,不同用量的TPI能得到全部硫化,共混胶具有较好耐老化特性,其中,TPI用量为30份时具有最低交联度,共混胶剪切粘度随剪切速率的增大而降低。TPI/PP 共混胶的流动性较好,拉伸强度和撕裂性能均较低,拉断伸长率却较大。

1.3环氧化杜仲胶增韧聚氯乙烯(ETPI / PVC)


反式-1,4-聚异戊二烯(TPI)其反式链节等同周期短,常温下以易折叠形式出现,低于60℃即迅速结晶,是具有高硬度和高拉伸强度的结晶性聚合物。经环氧化改性的TPI胶料,除仍保持原有的强度和伸长率外,其相容性、抗湿滑性、黏合性、气密性和耐油性均大大提高[17-18]

在杜仲胶改性聚氯乙烯研究上,早期魏守左等[19]用杜仲胶渣作填料,与6型硬聚氯乙烯树脂共混制得了能可满足一般建材要求的复合材料。实验中使用的胶渣要求经真空干燥处理后的粒度应小于320Holes/in2,当填充量分别为100%和200%时,制成复合材料的抗弯强度可分别达到71.7MPa和52.2MPa,可见此类有机填料有高填充率的特点。

随着对杜仲胶的不断深入研究,赵永仙等[20]发现环氧化的杜仲胶在改性PVC上有更大的贡献。实验中研究了反式-1,4-聚异戊二烯(TPI)及环氧化了反式-1,4-聚异戊二烯(ETPI)对聚氯乙烯(PVC)性能的影响,并与丁腈橡胶、粉末丁腈橡胶、氯化聚乙烯改性PVC做了比较。结果表明:TPI对PVC基本无增韧改性作用;不同环氧度的ETPI均对PVC有明显的增韧作用,其共混物的冲击强度增加,拉伸强度和硬度略有下降,其中,ETPI-25改性PVC共混物的综合性能最佳;与丁腈橡胶、粉末丁腈橡胶、氯化聚乙烯相比,环氧基摩尔分数为25%的ETPI对PVC的增韧效果最显著。

2.杜仲胶改性沥青


随着原油价格飞涨,作为石油副产品的合成改性剂,造价也必然水涨船高,而且产量也将受到影响,这样势必对公路工程建设产生一定的影响。因此如能找到一种取材广泛、加工简单、储存稳定性好,对沥青改性品质与SBS接近或相当的新型天然改性剂,来部分替代诸如SBS此类的改性剂,必将大大缓解国内改性沥青的供需矛盾,满足公路建设的需求[21]

杜仲胶是介于橡胶和塑料间的过渡体,具有任何高分子材料所不具备的橡塑二重性,经过硫化后可形成热塑性材料、热弹性材料和橡胶弹性材料3大类材料[22]。这3种材料均有用作改性剂的先例。通过烯键交联、功能基团交联和酸化反应改善聚合物与沥青的相容性,使沥青与聚合物粒子通过反应形成稳定层,达到改变沥青性能的效果。

在杜仲胶增韧沥青的研究上面,早期李烨等[23]对杜仲胶工程特性及其在沥青改性中的应用进行了初探。目前国内沥青改性剂大多为石油副产品,造价高且不可再生,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公路建设需求,需要找到天然可再生且性能良好、价格适宜的新型改性剂来补充。因此在介绍杜仲胶硫化过程及硫化胶物理力学性能,及其良好的工程学特性及工程应用前景的基础上,根据其具有的橡胶—塑料统一材料谱特点,提出了将天然橡胶—杜仲胶作为改性剂与沥青共混。进行了红外光谱和扫描电镜分析以及沥青基本指标试验,通过微观结构试验与宏观沥青性能试验,得到如下结果:(1) 红外光谱中看出,杜仲胶中的C=C双键与沥青中的C=O发生交联反应,形成互穿网络结构。(2) 扫描电镜照片显示,随少量杜仲胶的加入,局部聚集现象相对减少;而继续增加杜仲胶的量,其在沥青中的分散得到明显改变,可以达到相对均匀的分散。这是由于杜仲胶的C=C双键基可以与沥青中的C=O基反应,形成互穿网络结构。因而,在沥青用量一定的条件下,增加杜仲胶用量,有利于制备出分散相对均匀的杜仲胶改性沥青复合体系,但是达到一定数量后,再增加效果变得不明显。(3)杜仲胶改性沥青软化点比普通沥青提高了15℃~20℃,表明杜仲胶改性沥青能显著改善沥青的高温抗变形能力,明显减少沥青的永久变形,表现出良好的高温改性能力。(4)延度比普通沥青有一定提高,说明具备改善沥青低温性能的能力。(5)含蜡量大幅减少,这一点对改善国产普通沥青含蜡量较高影响路用性能的现状有现实意义,可以充分利用国产沥青来降低公路造价。通过实验表明杜仲胶可以改善沥青低温性能、明显改善沥青高温性能,验证了杜仲胶可用于沥青改性的论点。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李志刚等[24]对接枝杜仲胶增容机理及与SBS 改性沥青共混试验进行了探究。该研究为了改变目前SBS ( styrene-butadiene-styrene) 改性沥青常用增容剂大多为合成高分子材料的现状,在天然高分子材料杜仲胶上接枝能与沥青氮基反应的官能团—马来酸酐,形成一种新的增容剂—接枝杜仲胶。分析了接枝杜仲胶的生成方法与增容SBS 改性沥青的机理,根据杜仲胶接枝产物的红外光谱,确定了接枝产物的物理表征,并对2种品质不同的沥青加入接枝杜仲胶进行高低温和流变性能试验。试验结果表明,SBS改性沥青性能好坏,特别是储存稳定性,取决于SBS与沥青两相界面上的相互作用。加入一些含有可与共混组分起物理化学反应的官能团的共聚物,可以改善这种相互作用,提高改性沥青性能。通过理论分析与试验研究,验证了这个论点。并找到一种具有橡塑二重性的天然高分子材料—杜仲胶,通过接枝的方法使其成为良好的SBS改性沥青增容剂,使SBS改性沥青性能得到提高。该研究验证了接枝杜仲胶是一种性能良好的SBS改性沥青增容剂,并且作为天然材料有着合成材料无法比拟的资源再生优势。

开发应用低碳环保的沥青改性剂是当前公路建设中急需解决的技术问题。房建宏等[25]针对硫化杜仲胶改性的沥青在西部高寒地区的应用进行了研究。该研究在介绍杜仲胶硫化过程及硫化胶物理力学性能、良好的工程学特性及工程应用前景的基础上,提出了将天然可再生橡胶—杜仲胶硫化后作为改性剂与沥青共混后用于公路路面材料新途径。进行了硫化杜仲胶沥青改性的最佳交联度研究和沥青与沥青混合料性能试验,试验结果验证了低碳环保的硫化杜仲胶用于沥青改性的可行性和比较适合西部高寒地区对低温性能要求高的特点。

3.TPI做弹性体应用现状

3.1 TPI与非极性橡胶共混


天然橡胶(NR)的综合性能优异,力学强度高,易于粘接,广泛用于轮胎、管带、减振弹性器件等橡胶制品。TPI与NR共混时,能保持NR原有的优异性能,可提高其共混胶疲劳性能并降低动态生热。当TPI用量为20~30份时,共混胶性能最好;用量超过40份时,不利于性能[26]。用15~35份的TPI替代NR时,随着TPI用量的增大,胶料生热降低,滚动阻力减小,耐屈挠性能先升后降;TPI/NR共混比为25/75时共混胶性能最佳[27]

异戊橡胶(IR)又称合成天然橡胶,其结构和性能最接近天然橡胶,耐水性和电绝缘性都超过天然橡胶。TPI与IR共混时,随着硫黄用量的增大,TPI交联密度变化较大,IR的变化较小;TPI/IR硫化胶的硬度和定伸应力均大于IR纯胶,拉伸强度和拉断伸长率均小于IR纯胶,70℃时回弹值增大,耐磨性能提高;永久变形和疲劳温升均呈减小趋势。宋红梅等[28]以CZ为促进剂,当TPI用量为15~25份,硫黄用量为1.7份时,共混胶可获得良好综合性能。Mahesh等人[29]研究结果表明,TPI/IR共混胶的弹性模量、拉伸强度和粗糙度均随TPI用量的减小而减小,玻璃化转变温度和活化能则与共混胶组分及交联密度有关。Mahesh等人[30]还将碳离子植入TPI/IR共混胶中,研究其热性能和力学性能。研究发现,共混胶的热转变性能和力学性能均先增加后减小,这与其交联密度和结晶度有关。TPI与液体橡胶共混时,共混胶的结晶度、储能模量和表观活化能都随TPI用量的减少而减小,玻璃化转变温度则呈相反趋势。

NR,顺丁橡胶(BR)和TPI都属不饱和橡胶,与硫黄反应时,硫黄用量直接影响交联网络的结构,较大程度地影响着NR/BR/TPI共混胶的性能。对于一般通用橡胶,随着交联密度的增加,拉伸强度和撕裂强度均是先增加,出现极大值后再减小。但赵金义等[31]研究结果表明,随着硫黄用量的增大,NR/BR/TPI共混胶性能的变化规律不同,300%定伸应力和邵尔A硬度逐渐升高,而拉伸强度、拉断伸长率和撕裂强度则逐渐下降。其原因可能是硫化反应破坏了TPI的结晶,导致结晶度下降,增加硫黄用量可使交联密度增大,但不足以补偿破坏结晶所带来的影响;硫黄用量对共混胶门尼粘度的影响不大,回弹值单调上升,压缩温升先增大后减小。硫黄用量在3份左右时,NR/BR/TPI共混胶的撕裂强度和耐屈挠性能最好,与此同时其他性能也保持在较高水平。王韵然等[32]研究发现,NR/BR/TPI共混胶可用于橡胶—金属减振制品的研发。与NR/BR共混胶相比,NR/BR/TPI共混胶的耐屈挠性能得到明显改善;TPI用量为10份时,NR/BR/TPI硫化胶具有较高粘合强度和附胶率以及较低的动态生热。

3.2 TPI与极性橡胶共混


TPI不仅可以与非极性橡胶共混,也可以与极性橡胶共混。氯丁橡胶(CR)具有特殊分子结构,其分子链中的双键和氯原子的活性有所降低,因而耐老化性能优异。TPI属非极性聚合物,较为容易地分散到非极性聚合物中。因此,CR的硫化体系不利于TPI的硫化交联,这就导致了TPI在CR等极性橡胶中的交联密度偏低,容易形成结晶,且其晶体不易因交联等因素而破坏,结晶能阻碍体系疲劳破坏且抑制氧化老化;TPI的反式结构使其分子链柔顺性好,内摩擦小,生热较低;TPI的玻璃化温度较高,其分子链在低应变疲劳条件下容易松弛,也就是说,这几方面的综合因素提高了其共混胶的疲劳寿命[33]。TPI的门尼粘度不同,在CR中的分散度不同;相近门尼粘度的CR/TPI共混胶具有优异的耐屈挠疲劳性能[34]。将TPI与CR共混,可利用TPI分子链的柔顺性和易结晶性改善共混胶与帘线的粘合性能,同时提高其动态疲劳性能;这一结果特别适合用于金属—减振橡胶制品的生产[35]

为改善TPI与丁腈橡胶(NBR)的相容性,李雪峰等[36]通过接枝反应制备了TPI-g-MMA。研究表明,TPI/NBR共混胶的耐油性能较好,但力学性能却较差,TPI-g-MMA 可明显改善TPI和NBR两相间的相容性;加入TPI-g-MMA 的TPI/NBR共混胶保持了较好的耐油性能,其力学性能明显得到改善,综合性能得到较大幅度地提高。

4.结语


杜仲胶开发用途涉及各个行业,前景光明,其产业各环节也已经配套,再加上国际竞争因素,有计划的发展杜仲战略产业,加强技术合作与技术创新的时机已经成熟而且势在必行[37]。共混型聚烯烃热收缩材料容易兼顾各种组分的优点,具有更宽的应用范围,但这方面的研究还不是很多,因而对形状记忆聚合物的分子设计、具有形状记忆功能聚合物基复合材料的研究等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与此同时TPI具有耐疲劳性能和耐裂口产生及扩展性能优异以及压缩生热低等特点,是发展高性能子午线轮胎的理想材料。此外,TPI还可用于橡胶减震材料等领域[38]。随着 TPI成本的下降、市场的打开和应用研究的深入,TPI应用前景将会十分广阔。






分享到:
评论 评论收藏 收藏打印 打印字体   点击点击
中国橡胶网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科技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国家林业局 国家卫计委 国家食药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网络广告 -友情链接                       2016 中国橡胶工业协会杜仲综合利用工作委员 版权所有